文解我

爱种花家及相关的一切,爱闷油瓶。这是底线。
喜欢朱一龙
杂食
微社交恐惧,尬聊
是个变态,很矛盾
喜欢一个人,会希望ta好
写文是爱好,是梦想
是个十分玻璃心的人
只要有一个人喜欢,我就能写下去
在努力写,肯定会有错误,但走下去才知道

我许浮生-钉子其一

嗯,我还没写到钉子……


你要我们的钉子吗?


沈面推开门,房屋里面的光便倾泻泼墨在外头,愈远色彩愈加暗淡,在彻底无力延伸的地方接上了更加浓墨重彩的黑色。这方寸之地的光明,将那恍若墙壁的黑暗称托得更加嚣张。罗浮生,自打听了鸡鸣被吵醒就内心不爽,见了面前这景象就更加笃定这个世界一定和自己过不去。他想出发去吃早餐,突如其来的饥饿感在催促他,但罗浮生迈不开腿,仿佛自腰间被浇了水泥,和地面浑然一体。沈面饶有趣味地看着一脸难色的罗浮生,“怎么了?小为欢,你不饿吗?”罗浮生刚想口是心非地说不饿,但根据打脸定律,在他说完不饿之后肚子必定会叫,于是他就沉默了一小会儿,果然,肚子一如既往投敌叛变放了信号...

我许浮生其五

好的,我勉强在这几天给自己弄了个大纲。

应该再啰嗦一章,就可以进入正式情节了。


罗浮生冲沈面笑道“早就该谈谈了。”他吊儿郎当地走到沈面坐在沈面面前的桌子上,“当然了,还是希望您能给我可以做出正确判断的有用信息,以免往后要是万一有人挑拨离间,我因为傻而轻信了。对谁都不好。”

“轻信?”沈面垂了眼睑,掩去其中的讽意和玩味,“你尽可以试试,从你碰见我的那一瞬间起,你就没有轻信别人的自由了,小为欢。像我这样的人,在这里有个专属的称呼,渡者。不过据我了解,渡者都是些手上不干净的人。而这些人特意负责你这种人。双向捆绑。”

这个可真的是奇怪,他本是执迷...

我许浮生小剧场




这一段时间罗浮生在绞尽脑汁地唤起沈面对这个世界的爱。

“面啊,你看,这世间山川锦绣,万千风景,出去走走,走遍这河山,你会深深爱上它的!”罗浮生说。

沈面奇怪地看了罗浮生一眼,“不敢爱,我哥会削我。顶多绕着我嫂子走一圈。”


正文……星期天有。

我许浮生小剧场

作者本人笑点奇怪

罗浮生“接头暗号是什么?”
烛九“欲得光明,先尊黑夜。”
罗浮生“……”我还日出东方,唯我不败呢。

我许浮生其四

我也很烦恼,为什么没激情。但我努力了。 

我是真的觉得罗浮生没变。

夜尊的设定,就是大结局后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蓦的,罗浮生感觉自己开了天眼,纵是身边妖瘴四起,也一眼看穿。那负责登记的人一别即忘的脸倏然便作了另一个模样,是冷漠而又死气沉沉的英俊,身着一身黑袍。而周围的人则乱七八糟的,什么样的都有,几乎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样子都给演了一遍。他赶忙扭头去看沈面,白袍金面,依旧全副武装,戴着一尘不染的帽子,还是那副的德行。

    沈面见...

我许浮生其三

嗯,如果我近期看什么书,文风就会受其影响。

这个走向很奇怪的,是唯心的。

而且我在努力让剧情来的快一点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沈面见他一副怂得不得了的样子,心里一阵嫌弃,但几乎都等到天荒地老了,只来了一个人,就算是二傻子也只能认了。他十分隐晦地翻了个白眼,大概只有0.1mm幅度。罗浮生不知道面前这个变态心里活动如此丰富,他对于变态的理解与领悟能力还是很不足。“那行吧,还是我说过的话,你要活下来一个星期。”沈面屈尊降贵地答应新晋小弟的“追求”,嘴上说着似乎要他自生自灭,还十分...

我许浮生其二

哦,是夜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罗浮生愣了一瞬,“不是,那啥,沈哥。。。”躺椅上的人突然出声,“别这样叫我。”罗浮生压抑住想撇嘴的欲望,省的惹到面前这个变态,他又艰难地在网兜里换了个姿势以求自己能舒服一点“那好吧,大爷,这里怎么和传说中的阴曹地府不一样?这里不是阴曹地府吧?”

    “这里很明显不是,但过了不久之后你就期盼着这里是阴曹地府了。”沈面又悠悠然说道,很是有神棍气质,他伸出手打了个响指,那网兜凭空消失,罗浮生反应...

我许浮生其一

我就是想写一个夜尊和罗浮生故事,当然我并不确定我能写到什么程度。唯一能保证的就是我不会坑。我是一个喜欢谁就希望ta好的人。所以不用担心。

啰哩啰嗦预警

剧版原著混杂

我没看《许你浮生若梦》

背景?抱歉,作者本人也不清楚,不是许你的,那个时间段,我受不了

脑洞应该是有毒,写着写着就明朗了,就像做数学题一样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夜尊盯着面前的人,嗯,他哥的脸,他嫂子的发型,要是他们俩某些时刻一不小心来了个有感而孕,会不会和他挺像?罗浮生因...

逢春--其一

好的,我因为过分激动(?)而把逢春弄成了逢生。以后我也会改标签的。

        谢怜是个追星族,天知道一个被外界认为是行走的活古董是怎么变成追星族的。可能天意吧,想他一个视世间万千颜色为无色的人,百年来心如止水,心率正常,少数快了还是因为他过度履行了武神的职责。
        哦,谢怜在成为追星族那一天,师青玄坐在他家的沙发上看新出的古装玄幻电视剧《绝境》,叽叽喳喳的说,上面的演员明仪可好了,从天夸到地,从颜值夸到演技,语言流畅,言辞优美,要是整合成...

逢春 序

天官赐福花怜同人。

不知道算是哪个时代,非正常丧尸预警。

肯定ooc

       白衣少年坐在玉色的湖边,此时有风,带着些树叶的声响和清晨时期的青草潮气缭绕在少年身边。玉色的湖面涟漪丝毫未起。少年叹了口气,“三郎呐,我从今天起就要在你……旁边盖座房子了,你也是见过我手艺的,肯定是比你,比你给我的千灯观要差很多,你可不要嫌弃。只不过嫌弃也没用了,我可是要在这里赖上你了,你赶不走的。”少年垂下了眸,溢出了一声轻笑,鸦羽似的睫毛掩去了波光,“对了,今天我,哦,我姓谢名怜。先熟悉一下。”谢怜起身,踉跄一下,拂去了身上草叶,顿...

1 / 2

© 文解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